俄罗斯人借钱(俄罗斯向中国借钱)

admin 116 0

俄罗斯人借钱(俄罗斯向中国借钱)-第1张图片-思忆号

要钱是众所周知的事实,尤其是在预算数据逐渐细化的现代。大家很容易知道,日俄战争交战双方花了多少钱——日本人17亿日元,俄罗斯人65亿卢布。考虑到当时日元和卢布的差价还不算太大,可以看出俄罗斯的花费比日本多。

但也不得不说,日本那么小,没有多少钱。战争时,日本银行(央行)的标准货币(黄金)只有5200万日元,是个零头。打这场仗,除了国内苛捐杂税,日本还找外国人借。战争期间,日本发行了4次公债,筹集了8200万英镑,相当于8亿多日元,占日俄战争中日本军费总额的47%。

现在听起来什么都不像。为什么不直接发行债券呢?要知道,日本这次发行公债的方式是相当曲折的。它不仅涉及到日俄的恩怨情仇,还涉及到各国的利益,甚至犹太人的民族利益。

借钱这种事,一开始总会不太顺利

先说主人公:日本银行副行长高桥清水。

俄罗斯人借钱(俄罗斯向中国借钱)-第2张图片-思忆号

高桥是清的人生跌宕起伏,八任藏相,一任首相

说实话,现代日本名人太多了。高桥伊藤基本不为人知。虽然他是日本首相兼财务大臣,但他最出名的只有一件事:“226事件”(1936年2月26日)被过激的士兵杀害。

没有名字为什么要提?因为他在日俄战争中的作用是无可替代的。高桥对日本财政的贡献大致相当于东乡平八郎海军和大山岩对日本陆军的贡献。

为什么派他去?他是副总统,为什么不让总统去?

不是松尾社长不想去,而是现在全国都在打仗,他不得不呆在家里,差事自然就留给了高桥清水副社长。2月12日,就在战争爆发后的第四天,高桥奉清廷之命出国筹款。

筹多少?不用担心,根据甲午战争(1894-1895)的数据,日本需要4.5亿日元军费,其中3亿日元买在国内,1.5亿日元分散在国外。但是注意,如果你要在国外买东西,你就用日元去,别人不会给你的。你要么拿别人的货币,要么拿国际通用货币——黄金。我之前说过,日本银行的黄金只有5200万日元,还剩1亿日元。高桥要死了。

不会,日本也是国家级单位,肯定有人来找你贷款吧?

俄罗斯人借钱(俄罗斯向中国借钱)-第3张图片-思忆号

纪念邮票上的日本中央银行

事实上,就在2月份,当我听说日本要开战时,巴林和汇丰两家银行前来要求贷款。但他们不能白借钱。日本不仅要承受高利息低售价,连海关收入都要抵押。一年内不能从其他银行贷款。这种恶劣的条件和清朝很像,清朝已经是穷途末路了。

日本不会接受如此苛刻的条件。不,在清人离开高桥之前,主管财政的井上馨就命令驻英公使董琳,要求所有日本驻英官员支持他。

他,同时告知横滨正金银行、日本兴业银行等主要银行:没有高桥是清承认,任何人都不得私下向西方银行借款——高桥是清真正成了日本公债的全权负责人。俄罗斯人借钱(俄罗斯向中国借钱)-第4张图片-思忆号

1863年,在伦敦留学的长州五藩士,包括伊藤博文、山尾庸三、井上胜、井上馨、远藤谨助

权力大、责任也大,2月24日,高桥是清踏上征程,但他首选之地并非老牌金融中心伦敦,而是先去了美国。

结果如何呢?还是看看高桥是清自己怎么说吧:

“(美国)觉得日本挑战俄国,好似胆大的孩子挑战巨人。”

听来不错,但高桥是清马上话锋一转:

“美国同情我国处境,但为了自身发展,美国更希望引入外国资本,而不是对外投资。”

在美国虽碰了一鼻子灰,其实合情合理:无论从任何一个硬件方面去比,日本都毫无胜算。美国人最懂做生意,当然不会做赔本买卖。

3月初,高桥是清离开纽约,前往伦敦。不过伦敦之行,他也没有把握必胜。为什么呢?早在纽约之时,山川勇木(横滨正金银行伦敦分行行长)就发电报告诉他:别想了,如今在伦敦,横滨正金银行没有分文信用。

高桥是清虽是在美国失败,但要知道,金融这个名利场中,无论利得还是利空消息,都传的相当快,伦敦方面当然也很快得到这个消息。这不,日本国债狂跌,本想给日本贷款的巴林、汇丰两家银行也躲之不及。3月7日,汇丰宣布,除非美国参与,否则不贷款;3月8日,巴林银行合伙人约翰·巴林表示,绝不给日本融资。

俄罗斯人借钱(俄罗斯向中国借钱)-第5张图片-思忆号

尼古拉二世夫妇、维多利亚女王、爱德华七世

不止这些银行,连英国政府都不支持日本。除了看不好日本以外,还有一个更直接的原因:俄皇尼古拉二世的正室夫人,正是英国现任国王爱德华七世的外甥女。英俄对立不假,日英同盟没问题,但在亲戚面前,英国不太方便直接给日本援助。

高桥是清刚刚抵达伦敦,就面对着难堪局面。

· 谈下一笔是一笔 ·

局面一片沉寂,高桥是清却遇到了春天——与老朋友重逢。这位朋友,任职于珀斯银行——亚历山大·尚德。早在1866年,尚德就在横滨做生意,雇佣了12岁的高桥是清,算是老相识。后来高桥是清发达了,1898年初次访问伦敦,依然是尚德接待了他。

从3月下旬开始,尚德就帮着他四处找人找钱。尚德是伦巴第大街支行总经理,伦巴第大街正是伦敦金融街中心,他一出面,立刻约到了大量银行家,一时间让高桥是清应接不暇。4月10日,伦敦银行团答应帮助日本发行国债,提出6项条件:

(1)国债是英镑公债

(2)以关税收入作抵押(派人监督)

(3)利息为每年6%

(4)5年还清全款

(5)发行价格是原价的92%

(6)发行金额300万英镑(约3千万日元)

既然对方给了价码,就能谈,能谈就是好事。高桥是清据理力争,第一个努力方向,就是第2条关税抵押。

俄罗斯人借钱(俄罗斯向中国借钱)-第6张图片-思忆号

《坂上之云》中西田敏行饰演的高桥是清

按惯例,如果抵押关税,英国必须派人常驻日本海关。但英国人一旦来了,日本就会和清朝一样不能自主海关,日本政府断然不会接受。但高桥是清总得有个说辞,想了想,他告诉银行团:

各位恐怕将中日两国当成一类国家了。要知道,日本政府对外债,从来是一分一厘都不会差!别说外债,就是对老百姓发的国债,也从未拖欠过。如果把我们跟清朝看的一样,可就是为难人了!

这话倒不是黑清朝。当时清朝连年战乱,税收不济,加之庚子赔款是个天文数字,官府对不少债务都是一拖再拖,名声的确不太好;日本靠甲午战争赔款发家,不仅扩张军备,经济情况也不错,总体上看,日本信用程度的确强于清朝。高桥是清以此为切入点,向大家做了保证,看在英国盟国的情面上,银行团最终表示:第2条关税抵押,只是个形式,不会真派人去!

这固然是个小胜利,但离最终胜利还差了很远。很快,高桥是清又提出进一步修改意见:发行金额从300万英镑增至500万,还款期限从5年延长到7年,发行价格从92%提到93%,银行团同意。

4月23日左右,高桥是清代表日本银行与银行团达成协议;5月3日,高桥是清与珀斯银行、汇丰银行、横滨正金银行伦敦分行签订预售合同,预备5月11日正式在伦敦售卖日本第1次战时公债。

做生意也好,筹钱也罢,都需要贵人,尚德就是第一个贵人。

很快,第二个贵人也出现了。

· 吃货是福 ·

别高兴太早,高桥是清手里还有500万英镑的任务,这些钱找谁要?

其实高桥是清就好比投行经理,对他而言,最重要的不是什么图表、指标、模型,而是人脉,有人就有钱。高桥是清在横滨正金银行、日本银行工作,结交了不少银行家,珀斯银行的尚德就是一例。不过,他在银行界的老相识,绝不只有尚德一个人。这不,刚和伦敦银行团签约,5月3日晚上,亚瑟·希尔(纽约斯派尔斯投行伦敦分行行长)就发出邀请,希望有空到他家吃顿晚饭。

所谓吃晚饭,可不是大排档搓一顿,按照英国礼仪,希尔肯定不止叫高桥是清去,精英银行家也会列席。在这场晚宴中,有一位德裔美籍犹太人也参加了,这个人,就是雅各布·希弗,身份是纽约库恩-雷波投行的董事。

不论希弗也好、库恩-雷波投行也好,大家恐怕都很陌生。不妨多透露一点,18世纪末德国法兰克福犹太人聚集区的一座半高楼中,有两家住对门。一家门上印了一艘船(德语:Schiff),改名希弗;另一家门上印了一面红色盾牌(德语:Roth Schild),改名罗斯柴尔德。

俄罗斯人借钱(俄罗斯向中国借钱)-第7张图片-思忆号

雅各布·希弗

虽然把雅各布·希弗的地位抬到罗斯柴尔德的世交,但也必须说,罗斯柴尔德家并没有给他什么支持。1865年,希弗18岁,为了美国梦前往纽约,加入库恩-雷波投行。希弗这人脑袋很聪明,不仅业务干得好,还把老板女儿搞到手。双管齐下,他很快接管公司,到20世纪成了大富翁,虽然名声上不如J·P·摩根,但就纽约犹太圈的影响力而言,却与其相差无几。

顺便说一句,库恩-雷波投行,后来并入了著名的雷曼兄弟公司。

说了这么多,希弗、高桥是清这两个看似无关的人,又说了些什么呢?

晚饭进行到一半,希弗主动走到高桥是清旁边搭讪,两人聊了其他。希弗在美国呆了几十年,英语当然没问题;高桥是清少年曾在美国当过奴隶,回国还教过英语,英语自然杠杠的,两人就聊了起来。一开始扯家常,希弗问了些日本风土如何、经济如何、女人漂不漂亮之类的问题,高桥是清对答如流。紧接着,高桥是清跟他吐露了心中的苦楚:费了3个月劲,才弄了500万英镑,另外一半年内要筹全,现在却没有着落,实在是难办啊!

希弗听了没说什么,高桥是清也没当回事,双方就这么回家了。

别着急,高潮之前,总会有个小小的停顿。

5月4日,尚德告诉高桥是清:希弗要帮忙发行另500万英镑!

高桥是清差点没从椅子上掉下来。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如此好事竟然真从天上掉了下来。不过他也深知,世上绝无免费午餐,便有些疑问:希弗先生,你我素昧平生,为何如此慷慨解囊呢?

希弗看出了高桥是清的疑惑,但他并没有解释,只是微微一笑。

纵观高桥是清本人的所有记载,都没有解释希弗为什么帮助日本。但从其他史料中,我们很容易发现希弗真正的目的——为了部落,哦不,为了民族!

· 吃货是福——希弗版 ·

希弗是犹太人,这根本不是秘密,那时候华尔街恐怕一半从业者都是犹太人。但与其他只顾赚钱的犹太人不同,希弗有更大的理想——拯救民族。

在当时东欧,民族国家正在形成,犹太人是“没有祖国”的民族,自然一直受排挤,反犹风潮一浪高过一浪,在俄国尤其如此。1890年代,希弗开始反对俄国迫害犹太人,并一直给反对者提供资金支持;1900年,俄国本想在纽约发行公债,在希弗反对下未能如愿。除此以外,他一直动员各项人脉关系,尽可能阻止纽约、伦敦投资者给俄国投资。

但这些举动似乎没什么作用,1903年4月19日,在基什尼奥夫(今摩尔多瓦首都),俄国对犹太人搞了一次小规模清洗,47名犹太人遇难。虽然事情不算太大,但刚刚过去1年不到,希弗当然记忆犹新。

俄罗斯人借钱(俄罗斯向中国借钱)-第8张图片-思忆号

20世纪初俄国反犹情绪严重,民间流行着“犹太人杀害小孩用来献祭”之类的谣言

这么个人,闻知日本要反对俄国,自然会解囊相助。事实上,1907年,他曾经对日俄战争有这样的评价:

感谢上帝,给我这个机会对同胞伸出援助之手!

那这次,他是怎么做的呢?不如从希弗视角出发来看。

希弗每年春天要去一趟欧洲,1904年也不例外。但这次走之前,他特地叫来全纽约有影响力的犹太人开会,会上提出了一个事:

“日俄恐怕会在72小时内爆发战争,有人问我是否要帮日本人卖国债,我觉得如果帮着日本人,应该能对俄国犹太人有所影响。”

马上要出发了,走之前却说了这么一段话,很明显,早在与高桥是清见面前3个月,早在日俄战争爆发之前几天,他就决心要帮日本人了。

就在高桥是清碰壁于美国之时,希弗却早就来到了欧洲,见了一位更著名的银行家——恩斯特·卡塞尔。这个名字或许大家不知道,但大家肯定知道英格兰银行,这个英国央行一共有3名顾问,第一位当然是罗斯柴尔德家,第二位是巴林银行合伙人约翰·巴林,第三位就是这个卡塞尔。卡塞尔与英国国王爱德华七世私交甚笃,也是英国金融界大红人。

卡塞尔的好友不止国王一个,还有一个就是希弗,两人光写过的信就超过了1500封,内容不止涉及金融投资,更涉及到家庭琐事,关系密切可见一斑。更可贵的是,卡塞尔也对俄国压迫犹太人这件事非常恼火,但由于他本人在俄国有大量投资,而且日本这次的确太让人看不好,他才不敢轻举妄动,没有给日本人发行公债。

希弗、卡塞尔见面之后具体说了什么,目前没有史料能记载,不过从两人无话不谈的情况应该能知道,卡塞尔肯定把日本筹资之事告诉了希弗。其实不用他说,纽约的眼线恐怕也早就报告了高桥是清的活动。希弗这么想给日本人投资,又有个日本人这么想找投资,两方当然一拍即合。

5月3日那场聚会,肯定不是场偶然。为什么呢?亚瑟·希尔最早并没有邀请希弗,希弗其实是不请自来。来了以后,希尔也是一惊,碍于面子,只能称希弗为今天的“不速之客”,为他的不请自来打个圆场。

正是听说高桥是清要参加这次聚会,希弗才做了回不速之客,无论如何也要找到一个机会与日本接上头。

俄罗斯人借钱(俄罗斯向中国借钱)-第9张图片-思忆号俄罗斯人借钱(俄罗斯向中国借钱)-第10张图片-思忆号俄罗斯人借钱(俄罗斯向中国借钱)-第11张图片-思忆号俄罗斯人借钱(俄罗斯向中国借钱)-第12张图片-思忆号

《坂上之云》中对这段故事的演绎

如果这个说法不够犀利,那就提个更劲爆的。在1904年5月3日巴林银行记录中,约翰·巴林给生意伙伴写了一封信,信中提到:日本现在要发行1千万英镑公债,其中500万英镑由珀斯、汇丰银行在伦敦发行,500万英镑由库恩-雷波投行在纽约发行——要知道,这时候希弗、高桥是清连面都没见到,约翰·巴林却如此肯定,甚至写成信件告知生意伙伴,不得不说,希弗很早就计划出招了。

其实想想就知道,5月3日才见面,即便当时就决定要帮忙,发行债券可是个细致活儿,事前准备至少需要半个月。但5月11日,纽约的500万英镑日本公债依然准时发行,足见希弗很早就定下来这个事,只是一直以来,都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必须说,希弗出现,不止帮了日本,也盘活了整个日英美三国关系。

为什么这么说呢?其实开战之初,虽然日英一直是同盟,美国也对日本更加偏爱,但金融界唱衰日本,这俩国家根本不敢直接支援,而是互相等待。卡塞尔曾经说过,如果只有英国帮你,那我一个大子儿不掏,但如果美国也帮你,我个人就买你5万英镑!

这个观点在当时英美都很流行:只有另一方出面,我才鼎力支持日本!

英美两国,一个是世界老大,一个是发展最快的国家,还都用英语,却在投资问题上谨小慎微,等待对方出手。这其实是个悖论,如果大家都在等,那就没人帮日本了,这时候希弗出现,无疑给英美两国打了一针强心剂。这不,英国外相第五代兰斯顿侯爵称赞卡塞尔、希弗,英国国王爱德华七世亲自接见希弗。华尔街方面更是一片沸腾,5月9日,《华尔街日报》刊登评论员文章:“这次发行的日本公债,恐怕人气会高到让人惊讶吧!”

5月11日,日本公债发行。由于5月1日鸭绿江之战非常漂亮,公债发行当天,纽约的应募金额就达到定额5倍,伦敦更是创了纪录,达到26倍。

可以看出,发债效果非常好。但必须说,日本虽然发债成功,前途依然不明朗。举个小例子,发行公债虽然票面是1千万英镑,但发行价过低,再减去各种手续费,最后到日本人手里的只有900万英镑。

而且一般来说,各大银行发行西方国家债券时,大多只给4-5%的利息,就连对中国的庚子赔款也是5%利息,这次却要了日本6%。固然没派人到日本海关,但的确是把日本当成了二等国家看待。

半年之后,日本会在第2次公债发行中吃大亏。

· 一关一关过吧 ·

第1次发债成功,日本政府没让高桥是清回国,而是让他继续留在伦敦。为了保持人脉,高桥是清不停参加各种聚会、旅游,给人各种送礼物,忙得不可开交。

8月3日,国内来了消息:有可能要发第2次公债,总额1千万英镑。到9月,这条消息让很多银行家得知,大家又开始商量如何发债。

围绕第2次公债,首个问题是担保。第1次公债,日本以海关税收做担保,还不需要真让人过来,本身就是个奇迹。第2次公债就没这么便宜了,仗打了半年多,日本海军只是把旅顺舰队堵在港口里,陆军拿个辽阳都那么费劲。话说回来,辽阳会战后,库罗帕特金对外公布,自己撤军是战略转移,全世界也跟着信,日本处境艰难。

俄罗斯人借钱(俄罗斯向中国借钱)-第13张图片-思忆号

库罗帕特金携随从,填色照片

金融不同于前线,战场上还会有人不顾性命、知其不可而为之,金融界却都是标准墙头草——望风而动。

第一股风吹在9月下旬,罗斯柴尔德小公子——阿尔弗雷德·罗斯柴尔德表示,自己无意参与发行日本公债。这个消息可谓爆炸,罗斯柴尔德表态,其他人当然也捂紧钱袋子。

不过还没等这件事平息,第二股风又吹来。早在9月17日,珀斯银行给希弗发了封信:现在日本第2次发债的风声越来越大,咱们最好先讨论一下条件,我方觉得,还是按照上次条件给日本安排吧!

等了几天,希弗回了封信,明确提到:可以借,但条件不能一样。

不一样?具体怎么不一样呢?

担保除了关税,还要加上一项——铁路收入。

之前一直没提,希弗是靠什么发了家呢?19世纪末美国,一直在实行西进战略,贯通全美的铁路也正是在这一时期完成。希弗正是靠着美国的西进战略,不停投资于铁路等领域,才造就了自己的富翁之梦。既然得此便利,在增加担保之时,希弗当然会先想到日本铁路。

两股风吹得很有意思:先是罗斯柴尔德早早退出,让日本预期降低;接着老朋友希弗出面。一个白脸、一个红脸,逼日本降低条件,把铁路收入也当做担保。伦敦、纽约两大银行团联手压制日本,逼迫日本交出铁路。

这出好戏演得很不错,珀斯、汇丰都开出相似价码,高桥是清焦头烂额。

10月1日,国内一封电报让他更加焦头烂额:以现在形势推算,1千万英镑恐怕不够了,国内要发2千万英镑外债!

虽然国内需求可以理解,但这么个时点上发来如此要求,简直就是给高桥是清搅局。这不,10月4日,希弗还没发话,珀斯银行就表示,发行这么大数额的债券,必须要同意美国方面所说,将铁道收入也列入担保一项。继珀斯银行之后,伦敦银行圈都开出类似价码,搞得日本人无所适从。

10月11日,伦敦银行团开出草案:

(1)发行额度1200万英镑(1.2亿日元)

(2)票面利率6%

(3)担保:关税收入

怎么回事?不是一直嚷嚷着要把铁路收入也纳入么?怎么突然又不需要了?

其实,咱们都让银行家给涮了。怎么说呢?所谓担保,本意是一种偿债能力的证明,表明我不会欠你钱;一旦真还不上钱,大可以用担保抵债。但对于国家而言,你真不还,也没人能怎么着你,所以银行团一般需要派人驻守在海关、铁路之类的担保部门,形成控制。但日本人都不让人驻守海关,自然也不会让人驻守铁路,这个担保等于废纸一张。

既然拿不到铁路收入,那银行团目的在何呢?总得有利可图吧?增加利润的方法,有两种,一是增加利息,二是降低发行价格。公债大多折价发行,比如票面写着100块,但卖出时候是90块,最后本金还要还100块。上次日本发债,伦敦、纽约两地分别是93%、93.5%,这个价格着实不低,但这次,希弗准备狠狠压一下价。但一上来压价没有理由,所以就先提出增加担保,让日本人心里紧张,再逼迫他们接受较低的发行价。怎一个“精”字了得!

就在这时候,又一件事情发生,更降低了日本人的胜算。

10月中旬,希弗的竞争对手——斯派尔斯商会发来文件,表示愿意参加发行日本公债,但对方要求:地位上要与其他公司(包括库恩雷波商会)对等。如果对等不了,就干脆给日本一个更好的条件。

银行界绝非铁板一块,希弗想赚钱,有人想拆台。

不对啊!按理说,有人想拆台,这应该是日本人的抬价机会,为什么会降低了日本人胜算呢?

俄罗斯人借钱(俄罗斯向中国借钱)-第14张图片-思忆号

开战前贬低丑化日本海军的俄国漫画

因为高桥是清不但没有接受斯派尔斯,反而急于同希弗达成协议。

这不是高桥是清傻,而是他明白:斯派尔斯的确可以开出更好的价格,但上一次筹款经验告诉他,只有希弗才是主导一切,一旦得罪希弗这个巨人,日后再想混华尔街、伦巴第大街,就难了!

希弗深知这一点,便按照之前策略,给了日本一个提案:折价87.5%。

说实话,对比之前的93%、93.5%,这个价格太侮辱人了,日本人当然受不了。日本政府直接告诉驻英公使林董:跟英国政府商量一下,让他们帮忙抬价!

结果,伦敦银行团很不高兴,他们说:如果要抬价,恐怕日本公债就要延期发行咯!

这是威胁,赤裸裸的威胁。日本人很吃这一套,高桥是清刚把可能延期的消息告诉国内,日本政府立刻在10月26日答应了87.5%这个条件。

但事情还没完。希弗似乎是想给日本人一个教训,11月1日,库恩雷波商会又发出文件:以现在这个时点来看,如果发行1200万英镑的公债,恐怕至少要降到86.5%才行!

在伦敦、纽约两大银行团联合压迫之下,11月12日,日本最终接受86.5%的最终提案。可以看出,日本虽然已经战胜清朝,甚至在与俄国对峙的过程中不占下风,但依然在国际上没什么地位,这个折价86.5%、利息6%的公债,甚至比对清朝更刻薄。

日本啊,就这么一关一关的过吧!

· 借钱还是要看时机的!·

其实对日本而言,最难过的是1904年。先是堵口战各种失败,接着海军2艘战列舰非战斗减员,然后旅顺围了半年、黄海海战没干掉旅顺舰队、北部一直僵持,可以说没什么好事。借不到钱也是自然。

第2次公债发完,高桥是清先回国遛了一圈,大家一边欢迎他,一边跟他说:没准下次还要发个2000万至2500万英镑公债哟!

高桥是清听了就头疼,发了两次公债,一共才2200万英镑,已经把他折腾的要死了,现在居然一次要发2500万英镑,以目前形势几乎没戏。

俄罗斯人借钱(俄罗斯向中国借钱)-第15张图片-思忆号

旅顺的俄军

不过1905年2月28日,他再次领命来到纽约,却感受到了完全不同的气氛。进了1905年,旅顺开城投降,奉天也拿下,对日本都是好事。这不,日本公债也节节攀升,形势一下子好了起来。这不,希弗主动问高桥是清:下一步要筹多少钱啊?

高桥是清比日本政府还狮子大张口:3000万英镑。

希弗表示:好办,我担一半,另一半让我女婿办!

3月,高桥是清来到英国伦敦,马上获得了优厚条件:

(1)发行额3000万英镑

(2)发行价格90%

(3)利率4.5%

(4)还债期限20年

(5)担保:烟草专卖收入

比起前两次,这次好了太多,尤其是利率,从6%直降到4.5%,正说明西方银行已将日本和其他西方国家放在同等地位。不到一年光景,能有如此变化,都得益于日本的军事成功。

3月29日,第3次日本战时公债发行。

· 该硬就得硬! ·

事情还没完。5月27日,日本联合舰队把整支波罗的海舰队打废,铸就海军神话。与此同时,日本政府又一次计划发3000万英镑公债。

不对啊!海战结束了,陆战也早就打完了,还筹什么钱啊?

希弗也很纳闷:上一个3000万英镑刚发完,好多债券都没卖出去,突然又要发一个3000万英镑,日本人到底要干嘛?这不都快议和了么?

高桥是清倒也不遮遮掩掩:我们也不想再发债券啊!但你看啊,日俄战争看似打完了,但俄国人属大熊,没准这个什么和谈,日俄两边根本谈不拢,到时候岂不是还要打仗?即便是谈得拢,我20万大军可还在满洲呆着,这笔开销是天文数字,要是谈判谈个1年,这点军费根本就不够。

希弗恍然大悟,决定再按上次价码去做。听说日本战胜俄国,德国人也坐不住了,德皇威廉二世允许银行家发债给日本,然后这些墙头草银行家很快找到高桥是清,希望能帮助日本在柏林发债。希弗本来也是德国人,女儿更是嫁给了德国银行家沃伯格家族,柏林的事情就这么定了。

好了,纽约、柏林都搞定了,现在该伦敦了。

俄罗斯人借钱(俄罗斯向中国借钱)-第16张图片-思忆号

作者: 萧西之水

出版社: 中国铁道出版社

出版年: 2015-2

装帧: 平装

ISBN: 9787113188108

很意外,之前3次发债,伦敦都是日本的重要支持者,但这第4次,伦敦却表示:不参加了。

为什么不参加?倒也不复杂,就是觉得日本人已经负债累累,再借恐怕要还不上了。而且从财务角度说,长期债务过多,担保也就是那么几样,大家也都知道日本大体上耗尽了国力,本来就不容易找到贷款。出于理性考虑,伦敦不给日本借钱,很能理解。

面对伦敦这种不上道的态度,高桥是清其实不是很在意:反正有纽约、柏林两地支持,伦敦倒是不那么重要。但在希弗劝说下,高桥是清还是决定去趟伦敦。

7月3日上午8点,高桥是清来到伦敦,刚刚下来,他没有去宾馆,而是直接召开记者会,会上他狠狠嘲讽了英国人:

“英国的同盟国(日本)身处险境,英国人却不帮着发债,反而要让美国人、德国人帮忙,委实可笑!你们好好考虑考虑吧!”

想想第1、2次发债的时候,高桥是清跑遍伦敦所有银行却碰了一鼻子灰,多么低声下气也没用。现在在纽约、柏林都有人,高桥是清反而占了优势,甚至能在伦敦直接嘲讽英国人。看来,国家硬气,人就硬气;国家怂,人也强硬不了哪儿去。

这番话很快传到了伦敦银行家的耳朵里,紧接着高桥是清又放话:你们英国人不参加也没关系,反正我在柏林已有了沃伯格家族帮忙!德皇威廉二世已经亲自批准了贷款之事!

话说到这个份儿上,英国人不可能不担忧:一旦德国人发了债,英国人丢面子不说,第4次公债可就一点利益都拿不到了!

7月11日,高桥是清刚到伦敦8天,日本人就成功发行第4次公债,总额3000万英镑,伦敦、纽约、柏林一地1000万,利息4.5%,还款期限20年。

俄罗斯人借钱(俄罗斯向中国借钱)-第17张图片-思忆号

《经世济民的男人》中小田切让饰演的高桥是清

上述条件都跟上次一样,不过由于之前债券没有卖完,这次日本公债只能折价87.5%发售。87.5%也无所谓,虽然价格偏低,高桥是清却着实出了一口恶气:开战以来,英国人一直掐着自己脖子,现在好了,不但在人家老家把人家数落一顿,还争取到纽约、柏林大量银行家的支持。

银行家也就算了,连英王都知道了这件事。7月31日,英国国王爱德华七世特地把高桥是清、林董(日本驻英公使)叫到白金汉宫,还亲自跟两人握手。高桥是清虽然也见过日本天皇,但受外国国王接见,这还是第一次,他自己也说“意识到这是国王,我真是惊恐之至。”从这次接见可以看出,虽然是俄国皇室的亲戚,但为了国家利益,英国还是站在日本这一边。若不是成了英国的盟国,日本断然拿不到这么多贷款。

第4次公债发完,日本再没有发过战时公债,日俄两方也顺势走向谈判。谈判期间,高桥是清又协助日本发了一次公债,称作“议和公债”。这次公债分为两期:第一期发行于1905年11月,利率4%、无担保、归还期25年、发行价格90%,发行额达到2500万英镑;1907年3月,第二期2500万英镑也得以发行。

· 结语 ·

通过日俄战争,日本人融资能力空前提升。

融资能力提升,应该说明信用提升。但要注意,这种信用,绝不仅仅是报表上的那些数字,而是更加实际、却又更加虚无的东西——关系。

别以为关系这种东西只有中国有,任何一个国家都讲关系,金融界甚至可以算是最讲关系的行业。如果不是希弗一直力挺日本人,恐怕日本国债卖不出去多少,还得让人家派人来监督日本关税。日俄战争鹿死谁手,就真的说不定了。

借钱打仗,数百年前就有人干过,虽然很悬,但从没有哪个国家真的让欠债拖垮。正相反,国家越是借钱打仗,日后大多称霸世界,比如英美;国家越是把银子放在国库里,反而备受欺凌,比如中国。其中原因有很多,日本人也不一定真的明白,不过从借钱变厉害、不借变屌丝这个现象中,日本也感觉到:如果不改变思维,恐怕要落得与中国一个下场。

俄罗斯人借钱(俄罗斯向中国借钱)-第18张图片-思忆号

要借钱,就要进入金融圈,而金融最发达的地方,无非伦敦、纽约两地。

对希弗,日本人可是相当尊重,这不在1907年,日本高层特地邀请希弗一家到日本、韩国两地旅游,吃住行全都由日本包了,可谓尽心尽力。这次借钱的经历让日本高层明白,如果不跟英美银行家搞好关系,日本没法混。此后,日本与英美有着数年蜜月期,常常互派留学生、搞各种交流。

蜜月期结束于一战后,1922年《华盛顿条约》签订,日英同盟解体,美国逼迫日本削减主力舰数量,连日俄战争功勋舰“三笠”都被迫退役,拉到横须贺改成公园(现在还在)。这些行为让日本感受到敌意,日美围绕太平洋的争夺越来越激烈,是为1941年太平洋战争的远因。

俄罗斯人借钱(俄罗斯向中国借钱)-第19张图片-思忆号

1936年2月26日,高桥是清死于乱兵刺杀,享年82岁。

俄罗斯人借钱(俄罗斯向中国借钱)-第20张图片-思忆号

标签: 俄罗斯 中国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